當前位置: 韻達香港 > 正文

《長津湖》名場面有多燃,主創打磨就有多精細

信息時報 | 記者 馬澤望 | 2021-10-06 15:46:52

信息時報訊(記者 馬澤望)燈塔專業版實時數據顯示,截至10月6日上午9點半,《長津湖》上映第7天,票房突破26億元。觀眾不僅被這部抗美援朝題材電影所展現的精氣神所打動,也對片中出現的許多名場面和角色共情。片中易烊千璽扮演的伍萬里啃到牙崩的土豆是不是真的很硬?胡軍扮演的雷爹怎麼做到讓觀眾“爆哭”?吳京扮演的伍千里和李晨扮演的餘從戎扛着鋼板擋子彈那場戲怎麼拍的?記者透過《長津湖》片方,向一眾主創瞭解拍攝的幕後故事。

海報。片方供圖


名場面之一:千里萬里的家鄉,最初設定在黃土高坡


《長津湖》開場沒多久,穿着一身軍裝的伍千里回到家鄉,遇到正帶着一羣孩子向艄公扔石頭的伍萬里,當萬里發現哥哥回來時,他一路跑回船上告訴父母這一消息。


這一幕發生在江南水鄉的場景,既帶出人物關係,也讓觀眾看到了江南水鄉秀美的景色。千里以為“該打的仗,他和犧牲的哥哥伍百里已打完了”,沒想到回家不到一天,千里又接到歸隊的緊急通知。


這場戲是陳凱歌導演拍攝的。陳凱歌透露,千里和百里的家鄉,在最初劇本中設置在黃土高坡,“在一個到處都是荒山野嶺的北方山村裏頭。我覺得這個設定在電影語言上很難抓住人,再加上歷史上第9兵團確實是從浙江出發,所以我們把家鄉設定改到江南水鄉,最終在浙江找到拍攝地點。其實説到底為什麼要把千里回家作為第一場戲來展開,然後緊接着就是出征?因為回家與為國出征,加起來就是家國。另外,我們希望把大好河山拍得很美。不管是千里坐小船離開家鄉,還是他最初回到家鄉的時候,秋葉斑斕的河面,其實都是在寫和平。中國人經過幾十年戰亂,終於獲得和平的可能和機會,這是要和戰爭的慘烈做對比,如果沒有筆觸去寫到和平,我們就沒有辦法那麼強烈地去感同身受,感受到戰爭對於和平的破壞。所以我覺得北京也好,江南水鄉也好,其實歸結到底就是我們找到了一個關鍵詞——保家衞國。你先得展示你的家、你的國是什麼樣,然後你才有保家衞國的可能。”

李晨、吳京和朱亞文。片方供圖


名場面之二:易烊千璽啃的土豆真的硬,吳京李晨真傷了


片中美軍在營地裏吃烤火雞喝紅酒,志願軍戰士窩在雪地裏啃着凍土豆伺機出擊的強烈對比,讓不少觀眾感受到志願軍戰士當年能打敗戰備和物資都處優勢的美軍,得付出多大的努力。片中伍萬里啃着凍成石頭蛋的土豆,還把自己的一顆牙啃掉了。吳京透露,導演做了最大程度的還原真實,土豆是真的土豆,“不至於凍成石頭蛋,土豆皮是糊的,外面是軟的,但真的沒煮熟,中間都是生的硬的。想一想,那時候志願軍的戰士們一天一人一個土豆,我們現在來感受一下這種情況,覺得這是一件特別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們當年真的太不容易了。”


強調“真聽真看真感覺”的演員們,有很多戲都是自然流露。吳京説,千里和萬里的兄弟情,也有透過土豆展現,“有一場戲是千里從腋窩裏掏出焐得有點熱、不至於像石頭的土豆給萬里吃,那場戲是臨場發揮,情緒到那了,自然就出來了,易烊千璽的反應也很真實,他還真的接過來就啃。”


此外,吳京進組演戲前就因為腿受傷在接受治療,拍攝《長津湖》期間,三個導演看他一拐一瘸的狀態,就説:“哎呀,你這個腿有傷,這樣吧,戲中就讓你的腿受傷吧。”於是,他們就安排了在戲中伍千里的腿受傷,這樣吳京跑起來的時候就特別真實了。


還有小村莊夜戰的一場戲,伍千里和李晨飾演的餘從戎為了突圍,兩人合力扛起一塊鋼板當盾牌,頂着敵軍的子彈往外跑。吳京説,在拍那場戲時,李晨把眼睛炸傷了,“原本要扛的那塊鋼板本來是特製的,減輕了重量的,結果李晨為了追求真實,他把真的防彈鋼板給扛出來了,我們倆就扛着。結果他被炸到眼睛之後,一鬆手,我一個人扛不住了,鋼板硬是把我給‘扔’出去了。但是李晨被炸傷眼睛之後,還接着來。”



名場面之三:40多輛坦克都是“真”的


片中美軍裝備精良,無論是小村莊夜戰還是後來的夜襲北極熊團的大場面,志願軍戰士對撼一輛輛火力強大的美軍坦克,讓不少觀眾感到震撼。


《長津湖》總監製黃建新透露,美軍的“精良裝備”真是攝製組製作過程中非常大的難題。黃建新説,之前《決戰中途島》導演來中國的時候,“我們跟他吃飯,我問他拍《決戰中途島》用了幾輛坦克,他説3輛,剩下都是CG做的。我們這部戲的坦克是40多輛,因為咱們沒有現成的美式坦克道具,都是蘇式坦克,美式老坦克開不快,開不出衝的感覺,所以我們需要按照老坦克的方式重新做一輛坦克道具,一輛坦克需要花費上百萬元,那個成本非常貴。這樣做都是為了真實,為了讓這個戲能夠進入20世紀50年代的情景,譬如説坦克的細節包裝、外頭纏的布帶子、掛着網狀的那些細節,要處理這些細節都非常費時間。”


黃建新説:“因為這個戲已經創造了我所知的拍攝最大的成本,但我們還是在省吃儉用,為了讓電影能在今年國慶檔上映,我們是三個攝製組一起開工,這個坦克還要每一次從兩個組、三個組來回調,用大卡車、吊車吊坦克,這兒拍完了拉到那兒,調度過程也費時費錢。大家看電影的時候可能覺得不就一輛坦克嗎?其實我們拍攝時要復原到讓觀眾相信,沒那麼容易。”



名場面之四:攻打北極熊團,更多設計是在感情戲


影片重頭戲是志願軍戰士攻打美軍北極熊團,觀眾感到震撼的不僅是槍炮對壘,更為角色之間的互動、他們的命運所牽動。段奕宏飾演的談子為與伍千里的戰場相見、朱亞文飾演的梅生對女兒的牽掛、伍千里和胡軍飾演的雷爹之間無法用文字表達的深厚情誼,全都是能給觀眾提供角色代入感的戲份。


拍攝這些戲份的導演徐克説,新興裏北極熊團的這場戲有很多感情戲,“除了我們導演組織現場拍攝外,還關係到跟演員怎麼談。演員一是需要了解人物,二是設計人物,三是去演這個人物。我們的故事,主要是發生在七連,演員們需要思考作為一個軍人對死亡、戰友的離去,該怎麼去演出他的情感,演好他的文戲。”


徐克説:“有的戰爭片的文戲演得勉強,節奏不舒服,而且人物的戲劇設計也看着很彆扭。所以,我要跟演員談很多,基本上我的旁邊永遠有演員在跟我商量、研究,該怎麼樣去拍一場戲,包括文戲,也包括動作戲裏面的感情、人物的特點等等。這次片中七連的人物,從故事開始到後來,每個人都有很多變化。比如打過仗的老兵,他們對新來的兵、對新來的戰爭、對敵人都有他不同的看法。對我來講其實是很不同的體驗,就等於我要跟隨他們每個人去打一次仗,去體會一次他在戰爭裏面的想法和感受。比如有場戲,牽扯到犧牲,拍攝過程裏有些演員就好幾天都很不開心。開始我沒想到,他們可以投入到這種程度,後來我很理解,他們為什麼投入到這種程度。我知道拍完後他們回到酒店裏還會一起談話和開會,去談拍攝的經驗,去談自己的人物怎麼樣。我覺得這部戲跟別的戲不太一樣,停留在故事裏越久,人就會越投入。”

胡軍為雷公這個角色花了很多心思。片方供圖


名場面之五:雷爹原本只是“硬漢”,不是“暖男”


《長津湖》能被觀眾稱為“好電影”,除了製作和故事令人信服,演員能讓角色立體、鮮活也是原因之一,觀眾提及最多的應該是胡軍飾演的雷爹。看過電影的觀眾,無不被這位七連“元老”、暖男“萌爹”、實力“老炮”的魅力所折服,而雷爹最後的戲份更是讓觀眾看到淚奔的“名場面”。


為了把雷爹這個角色演進觀眾心裏,胡軍花了很多心思。在影片上映前,胡軍在微博上透露自己的父親胡寶善就是曾參加過抗美援朝的志願軍戰士,“我記得母親説過他參加抗美援朝時才18歲。他背過傷員,立過三等功,迎着風雪為戰友們唱過歌,彈過單絃。在那時候留下自己的血色青春,無悔年華。”他提到父親已經過世兩年,“感恩父親讓我對抗美援朝那段歷史多了一份深刻的共鳴和理解,幫我構建出雷公堅強的靈魂與血肉。感謝《長津湖》讓我懂得了戰爭與和平背後的那份沉重。”


可以看出,胡軍對雷公這個角色和《長津湖》這部電影的重視。胡軍透露,他最初接到劇本時,雷公不是如今銀幕上那個感覺,“剛拿到劇本,我就覺得雷公性格非常鮮明。一開始,他是一個很痞、有點像老兵油子的感覺。在劇本中,雷公是一個不苟言笑、非常果斷的人,他非常能打仗,特別懂得如何在戰場上生存。後來拍着拍着,我會覺得雷公一定有他特別可愛的地方,他被戰友們叫作雷爹,一定不是個只會悶頭打戰的‘嚴父’吧,我就想如果雷公只是個戰鬥英雄、猛將,那戰場上很多這樣的,譬如吳京演的也很勇猛啊,雷公再去勇猛,那沒區別。我就想着不要只是順平地展現這個人物,那樣才更真實吧。”


胡軍從造型到性格對雷爹進行設計,一開始雷爹只是拿着煙袋抽煙,“我讓道具師傅用子彈殼做了個煙斗,外觀是我自己設計的,就像一個聽筒似的。因為雷公是炮兵,而且他左邊的耳朵受過傷,幾乎聽不到聲音。為了在戰場上能夠更好地接收聲音,自己做了個‘小喇叭’掛在這兒,這個我在歷史書上、資料上查過,確實有過這種東西。在我的設想中,這個東西是雷公自己做的,雷公雖然看上去很糙,但其實是心靈手巧的。”


雷公在七連是第17號戰士,也就是七連剛組建的時候,雷公就在,與他同時期加入七連的戰友都犧牲了,只剩他一個人。“他經歷了很多戰爭,血雨腥風都經歷過。我還讓化妝師把我一邊臉化特效,就是那種炸火藥噴到自己臉上有那種斑斑點點的效果,雷公放了多少炮了,肯定會留下痕跡。既然想到這,我就想雷公的耳朵肯定不好使,所以耳聾、自制的助聽器,一切順理成章。”


至於雷公成為雷爹,他內心的那種温柔是從哪裏來的?片中有一段伍千里為雷爹“規劃”退休生活的戲份,讓人看到五大三粗的雷爹温柔的一面,胡軍説:“其實男人本身不管是有多麼剛強,他都有温柔的一面,都有對美好生活的一種憧憬。打仗對他而言,好像這是一生當中必須要經歷的事情。但是,對未來的美好生活,他也是非常期待的。”


有這段戲的鋪墊,雷爹最後的犧牲更是讓觀眾看到淚奔。胡軍認為,雷爹作為一個老戰士,他肯定知道自己是以必死的心態主動執行那個開車的任務,“最後的關鍵是我沒有演英雄。雷公開車的過程中,心態肯定是越開越覺得自己回不去了。原本我覺得應該展現他英勇的一面,但後來覺得不對,雷公不能這麼演,他雖然是個老兵,但知道自己回不去的時候,他應該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最後車真正砸他身上時,他又是什麼狀態?”一想到這些,胡軍就覺得劇本原定的台詞都不對,“原本寫的是雷公臨死前放心不下戰友,各種交代,我覺得雷公這時候話太多了,整輛車砸身上到底有多疼?英雄會視死如歸,但他們也是血肉之軀,也會疼啊。我最後和導演商量,把雷公作為一個人的真實反應演出來,所以‘疼啊,哎喲疼死我了’以及‘別把我一個人留在這兒啊’這兩句台詞就脱口而出了。”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粵ICP備14002173號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